用戶登錄

中國作家協會(hui)主(zhu)管

紀念  喬治?斯坦納︰一位偉大的歐fen)zhou)知識分(fen)子

來源︰澎湃新(xin)聞   程千千 編(bian)譯(yi)  2020年03月11日15:07

當地時間2月3日,著名(ming)文學評論家喬治? 斯坦納(George Steiner)在英(ying)國劍橋逝世,享年90歲。

喬治? 斯坦納

喬治?斯坦納是一名(ming)博學多才的文學大師,一名(ming)散(san)文家、小說家、教師、學者和文學評論家。他在一系(xi)列極具影響(xiang)力(li)的著作中探討(tao)了語言和文化的力(li)量和局限性。喬治?斯坦納1929年出生于巴黎,父母(mu)是維也(ye)納人。1940年,就在納粹(cui)即將(jiang)佔領巴黎前不久,他們一家前往紐約居住。在他就讀的法國學校(xiao)里,只(zhi)有兩名(ming)猶太(tai)學生在大屠殺(sha)中幸存(cun)下來,他正(zheng)是其中之一。這深刻地影響(xiang)了他後來的著作。“我的整個人生都與死(si)亡、回憶和tong)笸郎sha)有關。”斯坦納成了一個“感恩的流浪者”,他說︰“樹有樹根(gen),我有腿(tui); 我的一生都是為了這個。”他在曼哈(ha)頓的紐約法語學校(xiao)完(wan)成余下學業,並于1944年成為美(mei)國公民。

斯坦納在他劍橋的家中去世。自1969年以來,他一直是劍橋大學丘吉(ji)爾(er)學院的杰(jie)出學者。斯坦納會(hui)說四種(zhong)語言,並以其對(dui)歐fen)zhou)文學的廣泛(fan)了解而聞名(ming)。他出版(ban)了20多本文學著作,除了文學評論,還有散(san)文集、中篇小說和tui)慷duan)篇小說集。同(tong)哈(ha)羅(luo)德?布魯姆(Harold Bloom)一道,他維護西方正(zheng)統藝術(shu),反(fan)對(dui)上(shang)世紀50年代的新(xin)批評主(zhu)義(yi)、60年代的後結(jie)構主(zhu)義(yi)和解構主(zhu)義(yi)運動(dong),他在早(zao)期的文章中預見到,這一系(xi)列運動(dong)意味著“話語的後退”。

《托爾(er)斯泰或陀思妥耶夫斯基》

他為他的英(ying)語讀者介(jie)紹了很多歐fen)zhou)大陸(lu)作家。在《托爾(er)斯泰或陀思妥耶夫斯基》(Tolstoy or Dostoevsky,1960)中xiao) fen)析了這兩位俄羅(luo)斯文學大師;在《語言與沉(chen)默(mo)》(Language and Silence,1967)中xiao) 教tao)了語言在暴行面前的局限性;在《通天塔之後》(After Babel ,1975)中xiao) fen)析了語言和翻譯(yi)。

《語言與沉(chen)默(mo)》

“喬治?斯坦納為我們理解文學與社(she)會(hui)之間的關系(xi)做出了巨大的貢(gong)bi)祝 蔽旱欠貧er)德和尼科爾(er)森(sen)(Weidenfeld & Nicolson)出版(ban)社(she)的艾倫?薩姆森(sen)(Alan Samson)說,“他是一位鼓舞人心(xin)的教師和作家,我對(dui)他的死(si)訊深感悲痛(tong)。幸好,我們依然擁有他極具開創性的、真(zhen)正(zheng)國際化的、令人贊嘆的作品。”

《悲劇之死(si)》

1981年,他在中篇小說《dong)硬 di)奇(qi)到聖克si)鎪雇型叨er)》(The Portage to San Cristobal of AH)中想(xiang)象希特(te)勒在二(er)戰(zhan)中幸存(cun)下來,生活在亞馬遜fan)擁納畬ΑT 隊鋂雜氤chen)默(mo)》里,斯坦納探索了語言的力(li)量,提出了文化與道德之間關系(xi)的問題。在《dong)叢斕撓鋟 罰rammars of Creation)一書(shu)中xiao) 吹潰骸傲釵揖 鵲氖牽 zheng)如人們所(suo)見的那般天真(zhen),你(ni)可以用人si)lei)的語言去愛、去建設、去原諒,也(ye)可以用它去折磨(mo)、去恨(hen)、去摧毀(hui)和消滅。”

“我們現在知道了,一個人可以在晚上(shang)閱讀歌德或里爾(er)克,演奏(zou)巴赫和舒伯(bo)特(te),卻在早(zao)上(shang)去奧斯維辛工作,”他在《語言與沉(chen)默(mo)》fen)行吹潰 八鄧煥斫饉戀畝 鰨 蛘咚鄧畝 艽直bi),都是不可能的。從柏拉圖時代到馬修?阿諾德時代,知識一直以一種(zhong)方式為文學和社(she)會(hui)提供(gong)希望,而這種(zhong)希望是不言而喻的,即文化是一種(zhong)人性化的力(li)量,而這種(zhong)精神(shen)的能量又是如何(he)轉(zhuan)移(yi)到行為上(shang)xi)模俊/p>

斯坦納對(dui)于文學的準宗教觀點為他的第(di)一本書(shu)《托爾(er)斯泰或陀思妥耶夫斯基》提供(gong)了素材,這本書(shu)的mu)北(bei)晏饈恰耙黃﹥膳牢惱隆保n Essay in the Old Criticism)。

他在第(di)一章中寫道︰“舊的批評是由贊美(mei)產生的。它有時bei)hui)從文本中退一步,以審(shen)視其道德目的。它不將(jiang)文學作為孤立的存(cun)在,而是歷史(shi)政治能量的核心(xin)。最(zui)重要的是,舊的批評是哲學的範(fan)圍(wei)和脾氣(qi)。”

羅(luo)伯(bo)特(te)?麥克si) 罰obert McCrum)聘(pin)請斯坦納為《觀察家報(bao)》首席評論家,他也(ye)是費伯(bo)(Faber & Faber)出版(ban)社(she)編(bian)輯,負責斯坦納的作品。他說︰“斯坦納是偉大歐fen)zhou)知識分(fen)子這一正(zheng)在消亡的物種(zhong)的一員。他一直同(tong)時扮演著當局者和局外人的角色,既在文化之中xiao) ye)在文化之外。”

1944年,成為美(mei)國公民之後,斯坦納shang)群笤謁靼畬笱? ?癰ge)大學、哈(ha)佛大學和牛津(jin)大學學習(xi),之後成為《經(jing)濟學人》的主(zhu)要撰稿人。當他被(bei)前往普(pu)林斯頓高級研究院面試時,接受了那里的一份(fen)工作,呆了兩年,然後去了劍橋的丘吉(ji)爾(er)學院。斯坦納在1974-1994年期間在日內瓦大學擔任(ren)英(ying)語和比較文學教授,並于1994年成為牛津(jin)大學第(di)一位韋(wei)登菲爾(er)德勛爵比較文學教授。

“他是一個非凡的人物。他是柯勒律治意義(yi)上(shang)xi)鈉纜奐遙 皇竊己慚芬庖yi)上(shang)xi)摹6宜故且桓齔鏨 難菟導遙 甭罌死(si) 匪擔 拔夜?H?誚G諾難萁玻 萁步jie)束時掌聲雷(lei)動(dong)。我們都完(wan)全被(bei)他迷住了。”

《斯坦納回憶錄》

在《托爾(er)斯泰或陀思妥耶夫斯基》fen)校(xiao) 固鼓尚吹潰骸拔按蟺囊帳shu)作品像(xiang)暴風雨一樣從我們身邊掠過,推開感知的大門,以其轉(zhuan)化的力(li)量壓(ya)迫著我們信仰(yang)的建築(zhu)……我們試圖記錄它們的影響(xiang),讓(rang)我們搖搖欲墜的房屋重新(xin)恢復秩序(xu)。通過一些交流的本能,我們試圖向他人傳(chuan)達我們經(jing)驗的品fen)屎土li)量。我們要說服他們敞開心(xin)扉。在這種(zhong)說服的嘗試中xiao) 伺浪suo)能提供(gong)的最(zui)真(zhen)實的洞(dong)見。”

斯坦納有時也(ye)是個爭(zheng)議(yi)人物,一些人認為他是個精英(ying)主(zhu)義(yi)者,另一些人則認為他夸(kua)夸(kua)其談、自命不凡,而且常常失實。

文學評論家李?西格爾(er)(Lee Siegel)2009年為《紐約時bei)ㄊshu)評》撰寫了一篇名(ming)為《我們的斯坦納問題——我的問題》(Our Steiner Problem - and Mine)的文章。他在其中寫道︰“他令人振奮的美(mei)德在于,他能夠在一段話里,從畢(bi)達哥(ge)拉斯、亞里士(shi)多德和但丁,談到尼采和托爾(er)斯泰。而他令人惱火的缺點是,他可以在一段話里,從畢(bi)達哥(ge)拉斯,說到亞里士(shi)多德和但丁,再到尼采和托爾(er)斯泰。”

用斯坦納自己的話來說,他曾被(bei)批評為“在一個人人專精于特(te)定領域的時代,在一個不再有通才的時代做一個通才”。

對(dui)于精英(ying)主(zhu)義(yi)的指控,斯坦納通常不予(yu)理睬。2001年接受《衛報(bao)》采訪時,他表示(shi)︰“成為精英(ying)意味著充(chong)滿熱情地去愛,而不是在妥協中舍棄熱情。如果(guo)那就是精英(ying)主(zhu)義(yi),我承認我有罪。”

陕西体彩网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