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作家協(xie)會主管(guan)

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︰理解戰(zhan)爭,理解文(wen)明(ming)——鄧一(yi)光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研討會在京舉行

來cong)矗褐泄骷彝#12288; 陳澤宇(yu)  2020年03月11日(ri)21:25

2020年03月11日(ri),評論家劉大先受邀參加yong)6屆(jie)《當代(dai)》長篇小說年度(du)論壇,評選2019年度(du)優秀長篇小說佳(jia)作。在為鄧一(yi)光的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投上一(yi)票(piao)之後,劉大先再次wen)悶qi)了這本書,細細閱(yue)讀,幾乎通宵。

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 鄧一(yi)光著 四(si)川人(ren)民(min)出版(ban)社2019年7月出版(ban)

這部(bu)讓素來以“閱(yue)讀lie) lv)高、批(pi)評快(kuai)準狠”著稱的劉大先讀了又讀的作品,是作家鄧一(yi)光南下(xia)深圳(chou)後的又一(yi)部(bu)沉吟(yin)之作,足(zu)有77萬字。小說講述了中國第7戰(zhan)區(qu)兵站總監部(bu)中尉軍需官郁漱石(shi)的生活與記憶。2020年03月11日(ri),日(ri)本偷襲珍(zhen)珠港幾個小時後,日(ri)軍突(tu)襲香港。由多(duo)國部(bu)隊組成的香港守軍經過18天的抵抗,傷亡慘重(zhong),宣(xuan)布(bu)投降。中國第7戰(zhan)區(qu)兵站總監部(bu)中尉軍需官郁漱石(shi)不幸被(bei)日(ri)軍俘虜,在位于?齙dao)叢(cong)林中的D戰(zhan)俘營度(du)過三年零八個月非人(ren)的生活。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從郁漱石(shi)戰(zhan)後被(bei)軍事(shi)法庭審判寫起(qi),人(ren)物眾多(duo)、史料豐富(fu)。有歷史人(ren)物,也有虛構的人(ren)物;有歷史事(shi)件(jian),也有虛構的情節,細至每一(yi)日(ri)的天氣變(bian)化,每一(yi)顆子yong) 墓旒3氏鄭 慵岸dui)國家、時局、戰(zhan)爭、人(ren)類的思考(kao),在作者精心剪裁和(he)深情講述下(xia),這個虛構的故事(shi)具有了非虛構的真實dao)he)沉重(zhong)、殘(can)酷和(he)冰(bing)冷。鄧一(yi)光說dan) dui)于這個故事(shi),“任何美化都是背叛,所(suo)有生存皆為僥幸”,“遠(yuan)離戰(zhan)爭,無論它以什麼名義(yi)”。

研討會現場 (陳澤宇(yu) 攝)

2020年03月11日(ri),由中國作家雜(za)志jiu)紜?鉦chou)市文(wen)聯、四(si)川人(ren)民(min)出版(ban)社聯合主辦,深圳(chou)市文(wen)聯創研部(bu)jun)?鉦chou)市文(wen)藝評論家協(xie)會、深圳(chou)市作家協(xie)會承辦的鄧一(yi)光長篇小說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在北京舉行。

當代(dai)文(wen)壇的大力士,或虛實之間的擺渡人(ren)

“在我(wo)心na)康敝校 且yi)個文(wen)壇的大力士jun)!痹謚泄饜xie)副(fu)主席(xi)、書記處書記閻晶(jing)明(ming)看來,鄧一(yi)光一(yi)貫(guan)敢于挑戰(zhan)重(zhong)大題材,他的力量充(chong)沛、視野寬闊(kuo),能(neng)舉起(qi)一(yi)般作家無法舉起(qi)的“重(zhong)器”,他寫歷史、寫人(ren)心,兼具英雄主義(yi)的情懷與浪漫主義(yi)的風格,同時探索人(ren)性的深度(du),充(chong)滿深邃的思考(kao),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延續(xu)了鄧一(yi)光一(yi)貫(guan)的創作風格,但又在敘(xu)述角(jiao)度(du)和(he)知識duan)逑瞪下(xia)醭雋誦碌囊yi)步,顯現出質的飛躍(yue)。

鄧一(yi)光的戰(zhan)爭小說在當代(dai)中國文(wen)學格局中獨樹一(yi)幟(zhi),其《父親是個兵》《我(wo)的太陽》《我(wo)是我(wo)的神》等長篇作品都名重(zhong)一(yi)時。“在這些作品中,鄧一(yi)光的理想主義(yi)和(he)英雄主義(yi)情懷一(yi)覽無余。他筆力遒勁,濃墨重(zhong)彩;人(ren)物剛烈偉(wei)岸,襟懷坦蕩。鮮明(ming)的個人(ren)風格,使gu)惱廡┬髕酚蟹淺8叩母鋈ren)辨識度(du),其來路和(he)譜系也不難識別(bie)——他對(dui)當代(dai)傳統的革命(ming)歷史文(wen)化、甚至傳統的古代(dai)經典小說dan) 屑ji)承和(he)借鑒,當然更有發展(zhan)。” 中國當代(dai)文(wen)學研究(jiu)會副(fu)會長、北京市評協(xie)主席(xi)孟繁bei) ?qi)關注鄧一(yi)光的創作,而在他看來,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更是一(yi)部(bu)圓融如意的作品,作者選取海量歷史材料,使小說“深陷(xian)”虛實之間,在歷史與虛構的兩岸涉渡。“把它當做歷史來讀,里(li)面充(chong)滿了虛構;把它當做文(wen)學作品來讀,里(li)面又充(chong)滿了歷史。”

北京大學中文(wen)系教授陳曉明(ming)認為,“抗戰(zhan)”bei)0世紀(ji)中國人(ren)留下(xia)最深重(zhong)的歷史創傷,卻又推動了中華民(min)族主體性認同,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從抗戰(zhan)中發掘題材與思想的新意,開闢了一(yi)條既不同于“革命(ming)歷史小說”和(he)“新歷史小說”,也不同于鄧一(yi)光以往戰(zhan)爭題材作品的書寫道路,它在集體主義(yi)精神與個人(ren)合法性、理想的堅持與幻(huan)滅、正面的歷史與顛覆的邊緣等等看ci)si)不可調和(he)的“二元對(dui)立”之間努力地(di)尋找著某(mou)種可能(neng)。“這部(bu)作品不只是重(zhong)新lv)樾戳誦率(lv)逼qi)的‘人(ren)’的主題,而且賦予了更為深厚的時代(dai)感(gan)”。

讀罷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,中國作協(xie)小說委員bei)岣fu)主任、評論家胡平(ping)不禁感(gan)嘆,“我(wo)本來以為當下(xia)的創作可能(neng)會出現zhi)冉掀ping)庸的狀態,但是沒想到還(huai)有這樣的作品,當代(dai)文(wen)學的希望(wang)是很(hen)大的”。在胡平(ping)看來,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是一(yi)部(bu)卓而不群又超(chao)乎想象的作品,它是一(yi)個成熟作家的mou)墑齏笞鰲  案嶄照嘎鍛方jiao)的寫作者,無論如何不可能(neng)寫出這樣的東西”。書名中提到“人(ren),或所(suo)有的士兵”,意味著這部(bu)書眼(yan)光不局限(xian)于滄(cang)海橫流中的一(yi)兩個英雄人(ren)物,而是qian)咽詠jiao)轉向戰(zhan)爭漩(xuan)渦中所(suo)有的人(ren),“人(ren)在戰(zhan)爭中無以名狀的命(ming)運,無可回避的失(shi)重(zhong)、軟弱與無助,以及面臨(lin)生命(ming)威脅時的恐懼都在這部(bu)作品中被(bei)淋灕盡致地(di)表達出來”。

對(dui)史料的藝術處理是創作的na)訓悖 泄饜xie)辦公廳主任、評論家李一(yi)huan)餃  艘yi)光的na)neng)力即cong)謨諛neng)把無窮的史料化為己用,把材料故事(shi)化、形象化、心靈(ling)化、藝術化。“他的作品中反映的是關于人(ren)類的一(yi)些大問(wen)題,關于民(min)族、國家、人(ren)性,關于人(ren)類處境、自我(wo)救贖與靈(ling)魂安放,但他所(suo)引的材料沒有讓人(ren)覺得‘戴著腳鐐(liao)’,恰恰相(xiang)反,他險(xian)妙地(di)在刀(dao)尖上舞(wu)蹈了”,李一(yi)huan)擔(dan) 罷餼哂瀉hen)大的啟發性和(he)不可替(ti)代(dai)性”。

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目錄

捍衛長篇小說的尊嚴,或回歸總體性敘(xu)事(shi)

作家莫(mo)言在創作談《捍衛長篇小說的尊嚴》中,用長度(du)、密度(du)、難度(du)概括長篇小說的標志和(he)“偉(wei)大文(wen)體”的尊嚴。而在《小說選刊》編輯部(bu)主任、評論家顧(gu)建平(ping)看來,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已經滿足(zu)了長度(du)、密度(du)和(he)難度(du)的外在要求,同時bei)薔哂薪jiao)度(du)、態度(du)和(he)深度(du)的na)讜詡 咸濉!罷獠bu)小說的角(jiao)度(du)非常特殊,不是正面寫戰(zhan)爭,而是從法律陳lv)鮒鋅廝su)一(yi)個罪(zui)犯的角(jiao)度(du)去寫戰(zhan)爭。在這個時間點上,作者可以去回述整個戰(zhan)俘營的生活,也bu)梢曰厥穌穌zhan)爭。態度(du)則(ze)體現在小說的扉頁,‘遠(yuan)離戰(zhan)爭,不論它以什麼名義(yi)’。戰(zhan)爭的殘(can)酷、對(dui)人(ren)性的摧殘(can),在這本書里(li)被(bei)表達得淋灕盡致。從深度(du)看,鄧一(yi)光的寫作恰恰不是為了反戰(zhan)而反戰(zhan),他從郁漱石(shi)個人(ren)的悲劇(ju)延展(zhan)到了世界文(wen)化的悲劇(ju),也就是人(ren)類共(gong)同的悲劇(ju)。”

顧(gu)建平(ping)從角(jiao)度(du)、態度(du)和(he)深度(du)中發現了鄧一(yi)光對(dui)文(wen)化悲劇(ju)性的集中表達,而劉大先則(ze)從小說龐大的體量中品讀出一(yi)種“崇高感(gan)”。“這不是故事(shi)本jiu)淼某(mou)綹吒gan),而是一(yi)種歷史的mou)綹吒gan)。”

劉大先以致密的思維(wei)勾連(lian)了一(yi)系列(lie)的世界近代(dai)史知識背景︰十九世紀(ji)中期(qi)以yue)粗趁min)主義(yi)和(he)老帝國的瓦解、東亞區(qu)域地(di)緣政治(zhi)格局的失(shi)衡、整體知識變(bian)革中中日(ri)歐美權力關系的變(bian)化、民(min)族主義(yi)的擴(kuo)散(san)和(he)模仿、日(ri)本軍國主義(yi)的興si)qi),以及有關東亞新秩序的新論述和(he)重(zhong)構……劉大先re)餃  度(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讓不同表述的合法性yuan)急硐殖隼矗 靡yi)種“真正意義(yi)上的規矩”方式講述了戰(zhan)爭,而不是站在某(mou)個充(chong)滿義(yi)憤的、帶(dai)著民(min)族主義(yi)情緒的角(jiao)度(du)。在劉大先看來,龐大的小說里(li)雖然眾聲喧嘩(hua),但並非一(yi)個“羅生門”般的敘(xu)述,多(duo)種聲部(bu)沒有各行其是qian) 竊諞yi)個主導性的情節中展(zhan)開,體現了歷史本jiu)淼母叢(cong)有雜(za)?duo)層(ceng)次,“我(wo)看到了一(yi)個普(pu)遍的關于人(ren)在狂(kuang)暴的歷史中的命(ming)運,歷史的偶(ou)然和(he)tu)牡 緇岬幕煸za)與矛盾(dun),以及人(ren)性的彷徨躊(chou)躇、弱小卑微”。

《文(wen)藝報》總編輯梁鴻鷹從文(wen)本jing)男xu)述方式里(li)發現了更多(duo)奧秘,在他看來,鄧一(yi)光刻意使用了一(yi)種有限(xian)的敘(xu)述視角(jiao),“小說中有多(duo)個敘(xu)述者,不是用上帝式的全知全能(neng)的視角(jiao)來講,只是從個人(ren)的角(jiao)度(du)說出個人(ren)的經歷,每個人(ren)只知道個人(ren)si)塹閌shi)兒”。梁鴻鷹認為,這種有限(xian)的敘(xu)述視角(jiao)有利于在短(duan)時間內構建宏闊(kuo)的歷史事(shi)件(jian),讀者可以以此(ci)從不同的人(ren)物口中了解到時代(dai)的風雲piao)bian)化以及不同人(ren)物所(suo)代(dai)表的不同社會階層(ceng)對(dui)戰(zhan)爭與命(ming)運的理解。此(ci)外,梁鴻鷹還(huai)觀察到了小說中的“閑筆”。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在敘(xu)寫戰(zhan)爭發展(zhan)的同時,還(huai)提到了許許多(duo)多(duo)當時的nai)難 ren)物,看ci)si)是閑筆的處理,實則(ze)不閑,反而構成了一(yi)種zhi)幕 ?wen)學的交流史書寫。這些珍(zhen)貴的片段讓小說生發出多(duo)姿多(duo)彩的枝節支(zhi)脈,為文(wen)本增添了豐富(fu)性。

相(xiang)比于“苦難之作”bei)頡襖分?省鋇乃搗  鉦chou)市作協(xie)副(fu)主席(xi)、評論家于愛成更傾向于用“浩(hao)瀚之書”來評價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,小說中無所(suo)不在的總體化寫作狀態,是他關注的重(zhong)點。在為《長篇小說選刊》2020年第1期(qi)“佳(jia)作推薦”欄目撰寫的同期(qi)評論中,于愛成做出了精當的表述︰“這是一(yi)種總體化的寫作。作品試圖對(dui)太多(duo)的nai)侍饉伎kao)、敘(xu)述、發問(wen)︰關于戰(zhan)爭與和(he)平(ping),民(min)族與國家,國家與個人(ren),民(min)族性za)牘min)性。以及關于宗教,關于文(wen)化(包括審美),關于語言(國別(bie)民(min)族區(qu)分意義(yi)上的語言區(qu)別(bie)),關于戰(zhan)爭倫理(正義(yi)觀、英雄主義(yi)觀等)。”于愛成認為,多(duo)視角(jiao)、多(duo)聲部(bu)敘(xu)述並不少見,但拼圖式、多(duo)重(zhong)例(li)證式、多(duo)重(zhong)互證式的寫作近年來極為罕(han)見,在這種總體性敘(xu)事(shi)中,小說更容易產生分歧與辯(bian)論,迸(beng)發出思想的力量jun)/p>

鄧一(yi)光寫作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的參考(kao)資料

珍(zhen)視軟弱與恐懼之心,或一(yi)種思想實驗

順著總體性敘(xu)事(shi)的角(jiao)度(du)分zhi)觶 詘 商講櫚攪誦 抵懈duo)的幽nai) 河?石(shi)代(dai)表著一(yi)種反主流的、沉思的、抗議(yi)的、反叛的隱喻,他的自yue) 強創├恕罷zhi)的骯髒、死亡的把戲、生存的真相(xiang)、命(ming)運的捉弄”之後的選擇,是真正的解脫(tuo)。同時,這種解脫(tuo)又是對(dui)人(ren)類社會“惡托邦”的反撥,“一(yi)種反英雄主義(yi)之後的英雄主義(yi)的回歸——以自yue)姆絞劍   拇噯酢?救酢 志澹 約漢he)解,給自己一(yi)個交代(dai)。這是一(yi)種zhi)尬wei)的死,終無牽(qian)掛的死,坦然的死。他死了,還(huai)有誰不是在苟且偷生?還(huai)有誰不是幸存者?苟且偷生者將(jiang)何wo)宰源Γ啃掖嬲囈jiang)何wo)隕媯空饈親髕犯wo)們(men)的一(yi)個提問(wen)。”

歷史沒有清晰明(ming)了的線索和(he)規律,但也不是純粹的雜(za)亂與偶(ou)然,劉大先敏(min)銳地(di)捕捉到了小說deng)ping)靜(jing)can)鶚鮒械摹胺 庇搿胺捶 鋇囊謂 梗鶴魑﹫方jin)程中例(li)外狀態的戰(zhan)爭,暫時地(di)超(chao)越“法”的規則(ze),但在戰(zhan)俘營這樣一(yi)個特定的mou) suo)中,例(li)外狀態成為了“永久的”制度(du)化,其背後是恐怖(bu)的專制秩序。“而當戰(zhan)後我(wo)們(men)用一(yi)種‘法’的方式來審判超(chao)越于‘法’的狀態之時,它實際上構成了一(yi)個歷史的‘反法’。”在劉大先看來,這種不可能(neng)完成的任務,既是文(wen)本營造的歷史反諷(feng),也恰恰是“人(ren)”與歷史之間充(chong)滿張力的結構。

在歷史反諷(feng)之上,探索愛與信、怕與恨、善與惡,這些精神上的終極意義(yi)在肉體生死大限(xian)時的價值dan) 蛐硎恰度(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里(li)更深的思維(wei)辯(bian)證法。只不huai) 艘yi)光對(dui)人(ren)性中的灰yi) di)帶(dai)有著更坦然的理解,在小說中,鄧一(yi)光借人(ren)物之口說道,“我(wo)覺得人(ren)們(men)的na)諦謀任wo)們(men)知道的復cong)櫻 還(huai)庥猩屏己he)邪惡,還(huai)有別(bie)的。我(wo)覺得真實的人(ren)性是不存在的,因(yin)為它們(men)總在變(bian)化,變(bian)得難以把控,人(ren)們(men)也can)磧澇yuan)也無法知道,他們(men)到底是誰,在他們(men)身上,哪(na)些事(shi)情是真實的。”中國作協(xie)創研部(bu)副(fu)研究(jiu)員岳(yue)雯認為,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展(zhan)現出的這種龐雜(za)yong)乃枷冑砸丫 妊櫚di)選擇了讀者,設立了閱(yue)讀的門ou)鰲Tyue)雯視小說中對(dui)于文(wen)化與政治(zhi)的ni)B邸 賴掠胱雜(za)傻畝dui)位、恐懼與暴力的關系等方面的思想實驗為這部(bu)小說的最大價值。

和(he)岳(yue)雯一(yi)樣,北京師(shi)範大學教授張莉也感(gan)受到了這部(bu)作品所(suo)帶(dai)來的閱(yue)讀挑戰(zhan)性。郁漱石(shi)性格的復cong)有砸丫 心抗gong)睹(du),張莉試圖從文(wen)學閱(yue)讀的角(jiao)度(du)來提供答案。“文(wen)學不是一(yi)個終極道德的審判者,而應該是提出困惑的na)且yi)個。閱(yue)讀能(neng)夠塑造一(yi)個新的人(ren)”,張莉說dan) 靶 抵械撓羰shi)有著大量的nai)難?yue)讀,但他也有著文(wen)學困惑︰日(ri)本文(wen)學如此(ci)美好,日(ri)本民(min)族為何如此(ci)殘(can)忍(ren)?jun)閉爬蛉餃  羰shi)是一(yi)個深具文(wen)學之心的人(ren),所(suo)以他對(dui)整個世界有悲憫心,而文(wen)學本質上xian)駒諶跽咭yi)邊。在張莉看來,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是一(yi)種“內窺鏡(jing)式”的寫作,小說中把所(suo)有的nai)侍餑諢 諦模 閹suo)有的人(ren)放到極端的語境里(li)考(kao)jia)槿ren)性的不確定性,人(ren)性的每一(yi)個部(bu)分都在接受作者的試驗。

作家鄧一(yi)光 (陳澤宇(yu) 攝)

談到作品的主旨時,鄧一(yi)光說dan)骸罷飧齬適shi)不是贊美人(ren)類的,不是鼓(gu)勵(li)人(ren)們(men)的,它的暖意是黑暗中的點點螢火,不會放大,而且我(wo)一(yi)直(zhi)警(jing)惕它們(men)被(bei)放大……它只想告訴(su)人(ren)們(men)qian) ren)最可貴的不是英雄品質,不是理性yue) 瘢 薔哂腥砣鹺he)恐懼之心,這是上蒼給予人(ren)類阻止自我(wo)yi)倜鸕淖詈蠓ㄆ鰨 且yin)為有了它,我(wo)們(men)才有可能(neng),或者說最終不會成為魔(mo)鬼。擁(yong)有捍衛恐懼的權利,人(ren)類才能(neng)繼(ji)續(xu)前(qian)行。任何光明(ming)的結尾,都與這個旨意相(xiang)悖。”隋麗君(jun)、張檸、李朝(chao)全等評論家也都不約而同地(di)注意到這一(yi)點,又如同賀紹俊(jun)所(suo)言,“人(ren)類的nai)按缶馱謨諛neng)從恐懼中積(ji)攢其力量,尋覓到希望(wang)”。

小說中“D營戰(zhan)俘示意圖”

小說中“日(ri)軍進(jin)攻香港島(dao)概圖”

從接觸選題到圖書出版(ban),歷時七年。責(ze)編張春(chun)曉說dan) 耙殘(can)砦ㄓ姓庋拍neng)匹配作者創作所(suo)經歷的艱辛”。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在交稿以後,至少經過了三次wo)隕洗蟺男xiu)改,從插圖的使用到注釋的nai)恢茫 臃feng)面的確認到版(ban)式的變(bian)化,種種細節也都顛覆數次。始(shi)終如一(yi)的堅持與等待,背後是一(yi)個寫作者的嚴謹(jin)與自律。據(ju)鄧一(yi)光說dan)  樗suo)配置的插圖中,除(chu)了涉及虛構地(di)點D營的兩幅圖ji)猓 淥 bu)源于史料。這些地(di)圖在書中的mou)魷鄭 訝徊斡牘鉤勺湃re)奈(nai)特意義(yi)上的“副(fu)文(wen)本”,它們(men)和(he)書籍(ji)的標題設計、章節標識裝幀、文(wen)章腳注以及長長的參考(kao)資料書單(dan)一(yi)同穿梭在這77萬字中,並伴(ban)隨、修(xiu)飾(shi)和(he)加強著文(wen)本主體。

在研討會現場,評論家們(men)征引了許多(duo)古今中外的戰(zhan)爭文(wen)學來chun)汀度(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對(dui)比,數量之多(duo)、輻射之廣以至于我(wo)無法全部(bu)記下(xia)這些作品的名字。它們(men)有《假如我(wo)們(men)不去打仗(zhang)》《紅岩》《duan)烙位鞫印貳陡呱繳系幕 huan)》《戰(zhan)爭和(he)人(ren)》《小姨多(duo)鶴》《吾血吾土(tu)》《黃(huang)埔(pu)四(si)期(qi)》,也有《伊利亞特》《五號屠場》《死無葬身之地(di)》《一(yi)個人(ren)的遭遇》《這里(li)的黎明(ming)靜(jing)悄悄》《永別(bie)了,武器》以及《戰(zhan)爭與和(he)平(ping)》……能(neng)夠與如此(ci)之多(duo)的佳(jia)作反復參照,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的品質與氣象已經無需多(duo)言,但也正是互文(wen)見義(yi)多(duo)、正中靶心少,可見對(dui)一(yi)部(bu)具有挑戰(zhan)性的大書做出當下(xia)的、真正的、全面的理解之困難。

孟繁bei) 擔(dan) 飭亢he)評價一(yi)部(bu)文(wen)學作品最重(zhong)要的mou)叨du)就是它在文(wen)學史上是否(fu)提供了新的審美經驗、新的典型人(ren)物以及新的價值觀。從這個意義(yi)上說dan) 」guan)批(pi)評家們(men)需要更多(duo)的時間和(he)更遠(yuan)的“距離”才能(neng)對(dui)這部(bu)小說作出更準確的解讀和(he)闡釋,但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已經毋庸置疑(yi)是一(yi)部(bu)能(neng)夠在文(wen)學史上留得下(xia)的作品。截至現在,鄧一(yi)光的《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已經名列(lie)2019《收獲》文(wen)學排行榜、《長篇小說選刊》年度(du)金榜、《當代(dai)》長篇小說年度(du)佳(jia)作、中國小說學會2019年度(du)小說排行榜、探照燈(deng)書評人(ren)圖書獎、《揚子江文(wen)學評論》2019年度(du)文(wen)學排行榜等多(duo)份榜單(dan)。正如大家所(suo)認為的na)茄骸度(du)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是第一(yi)部(bu)把中國的民(min)族戰(zhan)爭提升(sheng)到世界格局的mou)?  底髕罰 獠bu)作品的最大貢獻,是它將(jiang)會提升(sheng)中國作家和(he)讀者對(dui)戰(zhan)爭與文(wen)明(ming)的理解。 (陳澤宇(yu))

福彩五分PK拾 | 下一页